-林墨潼

凹凸掉坑中✧老坑不定期徘徊✧无敌懒癌拖延症。

【全职/喻黄】念念不忘【一】

念念不忘  

【喻黄架空古风玄幻paro.私设多如牛毛.朝代架空.喻队蓝雨城主少天冰雨剑魂设定.】

 

谁青衫磊落将长杖挥霍,谁挥舞长剑划过长空,将江山踏破。

良辰美景姹紫嫣红,终将都付与这断井颓桓。

 

 

抵达城镇恰是日暮时分。天空被晕染成绛红色,飞鸟归巢破开层叠的云朵,留下一条旖旎的痕迹。喻文州一袭青衫,立在城口的牌匾上盯着那用狼毫蘸着浓墨挥毫而下的兴欣二字足有半晌,方才施施然地抬脚步入城里。男女老少大多用完了晚餐,华灯初上的功夫都出门来。喻文州一副好皮相,步子沉稳磊落偏偏又噙着温和笑意,英姿飒爽得让城里的姑娘们都对这个外来的客人青眼有加。但这清秀的青年却是视而不见,脚步不疾不徐地七弯八拐径直来到一家门面简单的武器铺子前,方才驻了脚步。

这个铺子只是用木板写了个店名,就连木板也是歪歪地挂在外头。门帘是墨绿色的让阳光都落不到这铺子里边去。喻文州掀开门帘试探性地朝里边看了看便欲进屋,只听得“呔”一声,一个小伙子不知何时蹦出来拦身于他面前,一身短打戎装颇是精神飒爽:“来者何人——先过了我包荣兴这关再说!”话音都没落下单手便招呼上来。喻文州先是一愣旋即无奈地笑了笑,身形一矮避过锁喉,袖口一扬俯身作揖道:“在下蓝雨喻文州,特地前来向——”话说到一半蓦然顿住,包荣兴听闻立刻面露难耐之色又欲上前却只见面前人的目光直直地穿过自己落到背后,转过头一看立刻抬头挺胸站直,脆生生一声:“老大好!”

出来的人便是这铺子的老板了。或许是在见不到阳光的地方呆得时间长,皮肤显出比常人更白的颜色。眼皮有些浮肿地耷拉着,但底下藏着的眼神里的锐气却依然在空气里锋利着。青年懒散地将手搭在包荣兴肩头,手指纤细骨节分明,却又白皙修长,长着薄薄的茧子在浅薄的光线下却莹润得很——是很好看的一双手。

“哟。喻城主今天怎么有雅兴来光顾我的武铺了?”

“前辈过奖了。”喻文州依旧是微笑着浅浅颔首,“今天我来,是想向叶前辈买一柄剑。”

“剑?”叶修蹙了眉旋即又舒展开来,也是笑着接了句口,“喻城主在蓝雨……恐怕不是靠舞剑的手速而出名的吧?”话说着,叶修却是撩开了铺子的门帘率先走了进去。喻文州没有借口只是讳莫如深地抿了抿唇角,也是一撩长袍走了进去。

叶修的武器铺子从外头看简单得已经到了简陋的地步,但如喻文州却是知晓这铺子的内情。叶修将寻常的武器都晾在外边,内头有一道暗门,开了暗门里边才是这个铺子真正的内涵所在——里面摆着的武器都是被称作“银武”的极品,其中好几件是叶修的故人苏沐秋的代表作。喻文州走进铺子连正眼都没瞧过外头的寻常武器,跟着叶修打开暗门就走进了暗室。叶修点了一盏油灯,绝世的银武在油灯昏暗的光线下安然地静卧着,即使没有挥动也兀自嗡嗡地作响——仿佛有灵气一般。

喻文州其实早有武器,是根六七尺长的杖子,用红花梨雕得颇有些西方味道,顶头镶了些细碎的珠宝,看起来很是华贵。而今他来这铺子买银武——纵聪慧如叶修——也是参不透这城主的心思。

喻文州在不大的房间里踱着,眸光随着步子的移动扫过躺在匣子中的一柄柄武器。蓦地脚步一顿将目光直直地落在一柄长剑上,说来也是奇怪,这剑身竟不似寻常剑一般是乌色,却是通体莹润的水蓝,剑柄倒是用了纯铁打造,上面镶了颗蓝色的珠子,珠子下边用小篆雕了二字——冰雨。而且喻文州走得越是近,这柄剑嗡嗡作响的声音便是越大,像个争着想要被带出门的孩童般闹腾。

看到这光景喻文州敛了敛袖子,唇角一抿勾出一个微笑来看向站在一边的叶修:“前辈,就这个,如何?”

叶修不是个难讲话的人,看着这剑遇到喻文州的样子心里就明白了七八分,当即头一点便端出匣子给人递了过去:“成。不过文州啊,这报酬哥可要向你们蓝雨慢慢算。回头叫小蓝来这拿份材料单子,放心哥不会狮子大开口的。”

“那还请前辈不要搬空了我们蓝雨就行。”喻文州也不再多说什么,微微欠身揖了一揖,收起了手中有些分量的匣子便出了这武器铺子。站在门口喻文州抬眸望了眼天空,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一团浓郁的乌色。

喻文州叹了口气,脚步一抬走进了一家客栈里。

客栈的大堂也是敞亮,人少的缘故看起来竟是意外地空旷。但是一直有一个清脆的男声在喋喋不休着什么让空气也变得活络了不少。喻文州抬了抬眉角闻声望去,门边不远处便是柜台,老板倚在上边,眉头拧成一团地看着面前的男子——那喋喋不休的来源想必就是他。

“掌柜的掌柜的不是我说啊我是真的没有带银子啊小的今天才来到这个镇子本打算一天骑马来回的但是没想到这么迟了虽然本剑圣不怕晚上走夜路但是本少的剑今天刚刚不见啊掌柜的你说怎么办啊一个剑圣总不能没剑吧所以今天就让我在这里住一晚上本少明个——明个给你打一天的工怎样这多划算啊你说对不掌柜的——”

“不行不行不行。哪有白住店的道理。”掌柜挥了挥手转眼望向喻文州这边来,“这位客官,住店哪?”

“恩。一晚上。”喻文州不紧不慢地从袖口抖出几枚银子来搁在柜台上边,动作之间抬眉瞅了几眼仍在试图说服掌柜的男子。男人是栗色的短发,干净利落,一身短打戎装把瘦削的身材衬托得格外地英气逼人。吸引喻文州的更是他的眸子——说话的时候亮闪闪的,纯粹得没有杂念——像是把阳光揉在里边一样,活络而鲜明的眸子。

“掌柜的,一间客房内可是容得了二人住下的吧?”

“诶——”掌柜只略略地回了一句话就忙着收下银子,倒是旁边的男子立刻兴奋地朝喻文州跑过来,几乎是快扑上来的动作:“诶诶诶诶这位是同意让我和你住一间了吗要不房费咱两一人一半出了吧我只是没有够付一间房的钱不过如果你能出的话就更好了那样我明天还能带走当路上的盘缠也不至于落到没有东西吃的境界不过这样太不好意思了还是一人一半吧你说是不诶对了你叫什么啊好心人本少叫做黄少天对就是比划最少的那几个字是不是很好记你可以叫我黄少或者少天都没关系的——”

稍稍问了下房间的位置转过头来正好对方做完了自我介绍大有继续讲下去之势,喻文州嘴角一扬浅浅颔首:“少天是吧?我是喻文州。钱的事,我们先上去再说?”

 

TBC

难产出来了想了想还是丢lofter.开头一千五全在刷喻队和叶修我也是蛮拼.

HE/BE还没有定.大纲写完了也不知道能不能在开学前码完而且拖延症严重的我..

喻黄Only偶尔刷刷其他tag.其实刷什么我还没想好xx.

 

  

评论(5)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