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墨潼

凹凸掉坑中✧老坑不定期徘徊✧无敌懒癌拖延症。

【喻黄】念念不忘【二】

给的客房为玄字三号,是这家客栈里较好的几间中的一间。喻文州素手推门进去,沉重的雕花木门喀吱一响,正对门偏右些便是床榻。上下打量了一阵,喻文州满意地点了点头:“委屈少天与在下挤一晚了。”

“不会不会不会!文州啊我可以这么叫你的对吧文州你真是个大好人你看那个掌柜的看我这么可怜居然还不让我住店我都说了可以帮他跑堂一天当作抵押他居然还不同意哪有这般蛮不讲理的人如果没有你我今晚真的要露宿街头了。”黄少天顿了顿,随手放下包袱朝人又是咧嘴一笑,“对了对了说道钱的事情——”

喻文州将匣子随手放在了矮桌上,坐在椅子上端起杯子沏了碗茶水方才不紧不慢地接上对方的话茬:“少天不用担心。若实在囊中羞涩,钱不用还便是了。”

闻言少天的笑容绽放得更加灿烂几分,眉眼弯弯得恰似天边那弯月亮,却又比月色更多了几分明亮,说不出的吸引人。钱的事情一解决少天又开始不安分起来,一双眸子活络地左瞟右看,不多久就看见了喻文州搁在矮桌上的木匣子:“文州文州文州那里面装得是什么啊能给我看看不!”虽说话里带着请求的意思但手已经不安分地摸向了匣子打开。喻文州见人动作本来就不打算拦着,呷了口清茶看着匣子:“是我今天向叶前辈购得的剑。我记得今天少天有说——你是剑客?”

“是啊是啊本少是剑圣黄少天!哇文州你这柄剑看起来很帅啊而且他是蓝色的诶蓝色的剑是怎么铸出来的啊难不成是用冰块吗我看看下面两个字诶冰雨哈哈哈不会真的被本剑圣猜对了吧不会啊冰块哪有这么结实……”说话之际黄少天已经把冰雨拿出来在手上掂量着了。喻文州刚想拦下只见冰雨在人手中仿佛与对方融为了一体,他能感受到在少天拿起剑的一刹那这柄冰雨的剑气猛的暴涨,而后黄少天在狭小的空间里顺势舞起了剑。一招一式颇是有板有眼,剑身划破空气挥舞出一个凛冽而优美的蓝色弧度。黄少天舞剑很快,出招坦荡而缭乱,冰蓝色的剑影在空气中随着出招的高频率仿佛将人包裹起来一般——这柄剑像是天生为黄少天打造的一样,他一握住冰雨,不知怎的,便给喻文州一种他可以用这柄剑划破天下的预感。

后来他的预感成了真。那一年,他们的蓝雨站上了这片疆土的顶峰,他是笑傲天下的蓝雨城主喻文州,而黄少天就是他喻文州最锋利的剑,一旦出鞘而所向披靡。

舞剑后的黄少天额头上蒙了细密一层汗,眼睛亮闪闪地看着喻文州:“文州啊你这把剑好厉害啊我只是掂了掂就忍不住舞起来了!文州文州你说这剑是不是跟我有缘分?还有刚才我舞剑的时候好几次都觉得这剑和自己的手一直都是牢牢地黏在一起似的……舞起来特别轻松!”一边说话一边仍是不停手地将剑收好放回匣子里递给喻文州。喻文州将杯里的茶水一饮而尽只是浅浅地颔首:“恩。不早了,少天睡觉吧?”

“好嘞!晚安啊文州。”

窗外的月色依然是撩人得紧,夜晚的凉风从挂着帘子的窗子里漏进来。床榻上的人呼吸浅而均匀,像是一声绵长的叹息,缱绻着融入这静好的夜色里去。

 

TBC

不知道能写多长来着…脑洞很长但是现实很残酷TuT.像我这种中间过程想的很宏大然后懒得写的人…估计写到少天进蓝雨[x]就会一笔带过中间发生的事情直奔结尾了…。

好虐啊。


评论(1)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