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墨潼

凹凸掉坑中✧老坑不定期徘徊✧无敌懒癌拖延症。

【凛遥】『一路有你』

一路有你

或许时间就是这样。总是会在不经意间,把我们的棱角磨平,把我们的傲气冲刷干净,把我们曾经苦苦追逐过的梦想带到无穷远的地方去。

不过幸好,一路有你。

 

『一路有你』

ED梗凛遥ONLY

 

戴上警帽的后一秒松冈凛抬头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毕竟是二十五岁出头的人了,一身笔挺的警服显得身形愈发地英挺瘦削之外,还多了一份成熟的味道。

“哟,松冈,今天就正式上任啦。”同事走过来豪爽地拍了拍凛的肩膀给了后者一个爽朗的微笑,凛用手扶了扶帽檐同样露出一个微笑,将外套向身上一披径直出了门去。警局外,黑白相间的帅气警车已经整装待发。凛拉开车门坐上驾驶座,踩起油门向第一个巡逻点驶去。

还没完全入夏,风虽然已经带上了微醺的味道,却并不热得让人厌。松冈凛把车窗摇下来任风把自己压在帽檐下的红色碎发给吹得蹁跹。车在马路上行驶,遇到红灯的时候凛踩下刹车,停在白线前他用手肘撑住窗檐看着窗外车如流水,视线所及之处有一家生意颇是热闹的餐馆,看着餐馆门口排起的队伍,松冈的唇角一点点勾起了笑容。

谁料到事情的发展会像如今这样?他和遥,还有真琴还有渚甚至是怜,最终都变成了他们,或者只有凛一个人觉得不屑的普通人。那家餐馆的主厨就是七濑遥,带上高白帽穿上白色大衣在炊具面前掌勺的人就是那个曾经志愿填了“free”的七濑遥。而梦想着登上奥运会颁奖台的凛,最终也只是笑着朝向着梦想一步步走去的兄弟宗介挥了挥手,转身报了警校进而成功毕业。

胡思乱想之际却见灯已经由红转绿,松冈凛踩下油门警车呼啸着奔驰出去。毕竟是第一天走马上任,巡逻的地方并不多,治安也好。岩鸢这个小镇能让凛和遥最终选择定居的原因除了这里对二人有着特殊的记忆之外便是这里安静而平和的环境,偶尔因为节日而摆起的庙会或者祭奠方才会增添这个镇子上的热闹气氛,那时候空气里都会沾染上喧闹和欢乐而变得活络异常。现在松冈凛巡逻的地方就是摆庙会的主要地点之一。没有庙会的时候这里也只是扑通的街道,四周都是灰白色的住宅屋,底下一排的店铺做着寻常生意。而庙会的时候却是不一样,所有的店铺都装饰得五颜六色挂上了彩灯和风铃,一阵风吹过来叮铃铃地撞着玻璃或是陶瓷的风铃壁发出清脆的响声。松冈凛和七濑遥也会在这个时候上街逛逛,像个普通人一样买章鱼烧一人一个吃。只不过松冈凛喜欢一口就把丸子整个咬在嘴里用自己锋利的鲨鱼牙慢慢碾碎吞下去吃掉,而七濑总喜欢一口一口咬着吃,低头咬丸子的样子像只进食的仓鼠。

松冈凛一边巡逻一边想着遥吃东西的侧脸,线条流畅地勾勒出的一张文文气气的脸,有时候会长得垂下来的刘海浅浅地扫过眼睑扫得松冈凛也心痒痒。睫毛像是扇动着的蝴蝶的翅膀,微微的颤抖着——睫毛下面就是那双他怎么样都看不腻的眼睛。蓝得深邃像是窝了汪大海在里边,也像平静的海一样不容易泛起波澜。而后是鼻翼、嘴唇、下颚。松冈凛一边想着一边逛完整个街区,心满意足地踩下油门往下一个方向去。

凛在巡逻的时候遥正在饭店的厨房里安安静静地炒着菜。照理说饭店的厨房当是沾满油污的,但一切到了遥身上却都不一样。大家都知道的是饭店主厨七濑遥是个干干净净的男生,身上系着的白色围裙像是永远沾不上飞出来的油点保持着原本的素白色。高高的厨师帽在他的头上显得也不是寻常人戴起来般滑稽可笑,倒是多了份稳重。

垂睫看着锅里的菜,遥左手端着锅柄端起锅上下颠了颠,菜随着动作上下跳跃着,然后握住锅铲迅速地翻炒几下。噼里啪啦一阵在油里滚过的声音,七濑耸了耸鼻尖,右手拿过调料心中暗暗掂量下便往里洒。不久一份菜品顺利上盘,色香味俱全倒是不负这主厨名声。空闲下来的时候,遥也会想想执勤的凛。盘算着今晚冰箱里还剩着什么食材晚上该做什么给自家警察当晚餐。几乎每次的答案都是青花鱼,几乎每次对方都会带着一脸沮丧和我就知道的表情——但同时,几乎每一次凛都会败在遥精湛的手艺下对着食物食指大动大呼过瘾。

“Haru今天我第一天执勤上任感觉挺不错的——”在玄关就听见松冈凛咋咋呼呼的声音,脱了警服凛依旧是黑色背心的装束,饱满的肌肉毫不隐藏地就暴露在遥的视线里,宽肩窄腰,身材瘦削挺拔确乎是当警官的好苗子。脱了鞋凛在客厅沙发上大大咧咧一趟翻起搁在桌上的游泳周刊,时不时抬眸看向厨房。

今天飘来的味道不是熟悉的青花鱼的味道。多年的同居已经让凛对青花鱼的嗅觉异常得灵敏,今天对方却一反常态地没有做这道拿手菜。食物的香味勾得凛的好奇心也是蹭蹭地蹿上来,摸去厨房看见对方在烤小牛排——一看就是便利店里卖的家庭装。牛排在油里滋滋地响,边缘冒着的小气泡看起来颇是可口。

“今天怎么做这个?”

遥抬起头手搁在锅铲边,望着凛的眸子满是认真神色:“因为凛今天第一天上任。”

幸福来得太突然。凛从背后搂住七濑好心情地用头摩挲着对方的脖颈,压低了声音在人耳边轻轻念叨:“我很开心。”

“恩。”

初夏的风还带着凉意,从厨房开着的窗户里溜进来,扫过两人的面颊然后缱绻着到客厅里去。厨房里只剩下牛排滋滋的声音,像是最动人的轻音乐,满满载着的都是幸福的味道。松冈凛放开抱着的手从一边的碗橱里拿出碗筷走出厨房,咧了咧嘴。

他们一起走过太久的日子。

现在,夏天也才刚刚开始。

END.

摸鱼摸篇凛遥w.这两只真是心头肉w.

凛遥不足…。free太虐。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