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墨潼

凹凸掉坑中✧老坑不定期徘徊✧无敌懒癌拖延症。

【喻黄】念念不忘【三】

次日清晨。

喻文州被几声连续的鸡鸣唤醒。东方刚刚泛起了鱼肚白,鸡鸣被揉碎在微熏的风里随着流动的空气四散开去。翻身下床套上了外褂,回眸一瞥却见黄少天还在床上睡得昏天暗地。少天的睡相不是很老实,和他的性子差不多,手往外一摊腿伸开头避开阳光侧向一边——活脱脱一个“大”字状,也幸亏这被褥够大能把人整个盖住否则一夜的凉风吹尽,第二天一早起来指不定就染上了伤风。

待喻文州拎了一袋子小笼包上来黄少天才刚刚醒过来,头发经一夜的睡眠有些滑稽地在头顶一撮一撮地翘起来,睡眼朦胧的对方鼻子却是异常地灵敏,嗅了嗅便一个鲤鱼打挺下了床向矮桌奔来:“诶诶诶文州那是小笼包的味道对吧我最喜欢吃小笼包了就楼下左转拐进小巷子里那家包子铺里的小笼包味道特别棒文州你是不是那里买的……”

“是。所以少天快吃吧?”

喻文州拈了个包子往嘴里送,同时还不忘用一只包子塞住对方喋喋不休的嘴巴。黄少天一口叼住了喻文州塞过来的小笼包,嘴巴吧唧吧唧地嚼了几口,腮帮子鼓成个气球似的颇有几分俏皮可爱。即使嘴巴被包子鲜嫩的肉馅和汁水填满黄少天依然不屈不挠地想要开口说话,却在含含糊糊地发出了几个音节之后宣告失败。待二人都吃饱喝足,阳光已经盛了,暮春时节,青杏尚小,残红未褪,点心摊子在街边一溜摆开,糕点松软的味道随着流动的空气蹿进人的鼻腔惹得人心痒痒。退了房喻文州与黄少天一道走到马厩里拉马,临分别的功夫喻文州看见黄少天的眼神一直在装着冰雨的匣子上滴溜溜地转,不禁莞尔:“少天这是要去何处?若顺路也可一并走。”

听到这个问题素来话多的黄少天张了张嘴一下子愣是没说出一句话来。也不怪他,不知道什么时候独身出来这块土地上闯荡惯了,走到哪是哪随意找个地儿搁脚,被喻文州这么一问才醒过来——自己一直没有一个明确的目的。喻文州看着对方微微蹙起的眉角心下也是了然了七八分,拉着马匹一双眸子看向对方眸底深处:“那么,和我一起回蓝雨?”

“跟你去蓝雨本少有什么好处吗可以把冰雨给我吗看我和冰雨珠联璧合打遍天下无敌手这样听起来是不是很划算啊文州你考虑一下把冰雨卖给我呗虽然我觉得那把剑的确价值不菲的样子不过我可以跟你回蓝雨城让我干什么都行——”

“行啊。”喻文州翻身上了马单手执起缰绳,“回蓝雨的路还长,咱们走来再看罢。”随后就是两声清脆的啼鸣,马蹄踏过泥土一片尘埃纷飞纷纷扬扬得在阳光下像是几朵褐色的野花。马上二人是意气风发模样,朝着太阳的方向一路飞奔,阳光剪出二人的影子嵌在丛山绿岭之间仿佛一张泼墨山水。

抵达蓝雨城门口恰是夜幕深沉,一弯孤月几点疏星,打更人提着红色灯盏自街道一端缓步而来,清脆的梆子声在空荡荡的巷子里回转久久不散。二人下了马牵着从街边章台柳下走过,步子近蓝雨府,凉风带着点萧瑟气卷起门前躺着的叶子。喻文州推门进去,带点朦胧意味的墨绿色窗纱隐隐约约可以见得案几上残留的红色烛火。黄少天跟在后头,探头探脑地看着这府里的陈设,只是知晓现在是夜半自觉地缄默不言。二人都放轻了脚步在府中央走过,喻文州将人领到一间房门前叮嘱了几句也便回房歇息去了。

不知是有意无意,喻文州将装着冰雨的匣子搁在了黄少天住的客房的案几上方才转身离开。黄少天在柔软的床榻上坐下,盯着冰雨渐渐失了神,险些一晚未入眠。

 

TBC

不会写剧情凑合着看吧。文州终于把少天拐回去了xxx

文力不足我就是个…渣qnq.想起来真是虐。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