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墨潼

凹凸掉坑中✧老坑不定期徘徊✧无敌懒癌拖延症。

那夜有星星有酒[01]

*一个突如其来的脑洞。
*现代算不上黑道的AU。
*热爱撒狗血沉迷黑白不能自拔。
*以我的坑品不一定有后续。

     “鬼使黑。”
      踏进这个漆深的巷子的时候黑羽已经几近意识模糊。额角与肩胛附带腿胫上的血迹一块块斑驳地凝结,他只隐约记得深巷里昏黄的灯光,和倒下之前灯光勾勒出来的,那一层朦胧的白色影子。
      他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才醒,醒来看见的第一眼是一轮摇摇欲坠的白炽灯,这个年代白炽灯已经不多见,漂着四周的墙壁影影绰绰一块儿。旁边一张帆布椅上窝了个人,借着这么暗的光黑羽也能看清那人的发色是罕见的银白色,一直垂到腰窝,对方缩着脚一整个儿窝在那张看不清颜色的椅子里边,手里捏了只手机,屏幕在主人的手指有节奏地敲击下没有熄灭,反倒泛着莹白的光。
      很久之后黑总是会回忆起他刚醒来时见到白的这一幕,“当时他妈跟见了鬼似的,”凛冽的男人抓了把头发露出个颇有些看透的笑,“后来才知道真是进了鬼窝。”
      他艰难地试图转过头把人的模样看得更清楚些,大约是发出了窸窸窣窣的摩擦声,对方抬起头来从椅子上下来走到他面前来。来人的眼神在他身上转了一圈,开口的声音让黑羽想到窗外西岭山顶的凉雪:“醒了?”
黑羽点了点头,身上的伤口被这样微小的动作一牵动都密密麻麻激起一阵儿的疼意。他龇牙咧嘴地,总算看清了人的脸。面前的男人意外地好看,温润俊朗,只是一双眼睛里红血丝多得有些骇人。黑羽的目光有些怔忡,这张脸他曾经过分的熟悉,却又从内而外地雕琢出一股子冰凉凉的疏离和陌生感。许是见他这样,对方顿了顿没再让他说话,自己开口道:
     “会用枪吗,刀也行。”
      真他妈刺激。黑羽的眼睛从对方的白衬衫的领口一路挪移到人线条干脆的下颚,反复确认了几遍对方说的话。对方似乎料到了他的反应,不动声色地盯着他,黑羽受不住这样的眼神最后缴械投降,缓缓地点了点头。
     “好的。”得到回答之后对方毫不留恋地转身准备出去。黑羽还没从状况中醒悟过来,倒是及时记得叫了他一声:“你是谁?”
      人已经走到了门口,闻言转过来,白衬衫的衣摆荡了荡摆出一个弧度,逆着光对躺在昏暗灯光下的黑羽一字一句道:“我叫白。鬼使白。”
      黑羽底子好,恢复得倒也快,等到他差不多能下床活蹦乱跳的时候,那个自称白的男人带着一队人再度访问了他的“病房”——说是再度,其实白每天都会来几回,黑羽醒着就给他送来点吃的,没醒着就在一边的椅子上窝着,黑羽睁开眼就能看见白坐在椅子上低头看着手机屏幕,脖颈和脊背都弯曲成一条漂亮的弧线。但是后面几个人他确实是第一次见,短发干练的女人蹬着一双恨天高嗒嗒嗒地踩进来,摘下遮住半张脸的黑超是双很漂亮的凤眼,绕着黑羽缠着绷带的胸膛巡回了好几圈,开口还是第一天同白一样的问题:
     “真会用枪?”
     “枪法不算得精,刀法倒是还行。”黑羽挑高了一边眉角毫不含糊地笑起来,同时目光越过这个看起来锋利的女人落在站在人后边规规矩矩的白,“您那位下属没跟您说?”
      女人闻言高傲地笑起来,却不至于让人讨厌。她伸出纤 长的手指摸了摸黑羽肩头的疮口,指尖在这样的三伏天也泛着凉气——大概是刚从空调房里出来,黑羽想,这个看起来像是头儿的女人,从内而外地露出一种慵懒的锋芒——还是敬而远之的好。他吊儿郎当地回了女人一个笑,冲身后的白挑了挑眉。女人转过身跟另一个带着墨镜的文人耳语了几句,既而将眼镜一扣朝黑羽抬了抬下巴:“好。这儿是‘地府’,我们救了你一命,总该还一还。”
     “以后鬼使白就是你的搭档。白,你这几天带带他。
      语罢女人踩着高跟转身就走,只留下鬼使白一个人站在他的床前边。黑羽对这样的安排毫无异议举双手赞成,反正他现在没地儿可去,在这里没准还能混出一段日子。
     “鬼使白。”等到那样尖锐的高跟鞋声总算消失匿迹,黑羽扶着床头柜直起上身目光直直地锁住还站着的白。得到对方默不作声只是略一颔首的肯定回答,黑羽咧开嘴露出尖尖的一颗虎牙,笑得有些放肆:
     “我改名叫鬼使黑,跟你凑一对儿好了。”

     TBC.
     想好了后面的剧情.不知道写不写的完。
     不知道能不能He.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