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墨潼

凹凸掉坑中✧老坑不定期徘徊✧无敌懒癌拖延症。

【六十八色之月砂/喻黄】砂中刃

存一下,很久没看到这么爽快的喻黄了。文州的慈悲和少天的济世相辅相成♡唉,这种玄幻真是好看。

燕歌行【原id白首青山】:

古风玄幻武侠没大脑流,为了耍酷不要逻辑。


爆肝而死,本意是想写一个符合自己三观与审美的故事,现在看来写的超级烂,不过也不管了。


============================================================ 


01.


  东海有仙山,塞外有孤城。


  蓬莱不可寻,可那孤城始终都立在边陲,扼着塞外之人去往中原的必经之路。和高耸的关隘一比,那城实在寒酸得很,只高二丈余,外表灰扑扑的,城墙根还有箭雨凿下的灰色斫痕,墙角一蓬青叶在砂地中生得繁茂。


  这座城看上去没有主人,但秩序井然——夜间斥候塔上灯火通明,长戈与缨枪被拭得雪亮。夜归的倦鸟斜身掠过翘角飞檐,落在高墙顶的龙形装饰上,九横九纵的大街上,更夫叮叮当当敲着锣开嗓,带着烟火气的嘶哑声音被干涩的夜风挟裹着,直走百尺开外。


  他有些无精打采,拖着尾音喊完最后一声,转到城楼之下,城楼下有座茶铺,茶博士总会给打更人留下一壶陈茶润口,老人放下铜锣,满斟了一碗茶,向旁一扫,忽然停下目光。


  在城门内立着一方碑,通体黑色,立在枯萎的白草与细碎的黄沙之上,十分显眼。西域多奇石,但也难寻到这么一大块黑色无瑕的玉质石料,碑上没有铭文,也不像中原人那样专门刻了石霸下驮碑。


  它就是碑,也只有碑。


  这十数年以来,无数人路过这座城门,坐在茶摊上四望,正面映入眼的就是孤城里最繁华的一条街,有南来的商人贩紫竹笔与漆砂砚,也有从遥远的另一条大河流域来的人,背着一筐又一筐的香料,坐在骆驼上的胡姬脚腕系了玛瑙金链与长穗流苏,街角的流浪乐师悠悠扬扬对着斜夕吹起筚篥。


  可从未有人往这座矗立在城楼之旁的黑色石碑看一眼,这座独悬在塞外的孤城之中,人们仿佛一齐忘了什么,彼此也心照不宣。


  而此时已经是深夜了,打更的老人端着茶碗向黑石碑望去,一瞬间却看到了个秉烛的少年。


  或者不该说是少年,他眉眼实在太过幼稚,活脱脱便是个小孩子,衣料是上好的云锦,衣角绣着掺金线的隐纹,看不清轮廓的图案在手中烛光明灭里微微闪烁着,腰后还佩了块白玉,不知是谁家的富贵小公子,不听长辈的话,犯了这座城的宵禁。


  那小少年小小的手掌按在碑上,似乎感受到打更人好奇的目光,他转过头来,烛火暖黄的光笼住了脸庞,忽然问道,“他是被谁封在碑下的?”


  打更人手中茶碗一顿,倒得满当当的茶哗啦啦洒了一半出来,老人家眯起眼试图打量清面前这个孩子,脸上皱纹攒成一团,最终悠悠叹了口气,“你问这个做什么,我只当作没看见,你快回家去。”


  “我想问的是……”小少年侧过头,手掌离了那石碑,“你们有谁记得喻文州是因为什么,将自己封在此下?”


  他从最南的城市一路北上,就是为了亲眼看看这碑孤零零地立在这里?他偏着头想了想,又记起那日惊动整个南疆的一道剑光,以及剑光之后持剑之人懒洋洋又嫌弃的表情。


  小少年这一句话宛若半空中劈下的惊电,老人手中茶碗当啷落地,哗地摔了个粉碎,“你是谁?”


  十八年前“那件事”发生时,这少年定然还未出生,此时在这夜里,在这诡异的黑色石碑前忽然开口提出这无人敢提起的秘辛。


  那锦袍少年转手在碑上“叩叩”敲了两下,轻声道,“不说也罢,我只是想看看这场传奇的终结。”他眉眼神态皆老成,可话语里还残留着世家贵胄小公子的清逸傲气。他一拂衣袖上前坐在茶摊上,两根手指拈着带了豁口的茶碗,对着月光照了照,最终什么都没做,闲闲托着腮朝城门看去。


  打更的老人隔着一张桌子坐了回去,茶壶里的水所剩无几,他晃着壶,含糊的咬字带着嘶哑的喉音在风里回荡,一时间竟分辨不出到底是在叙述还是叹气。


  已经十八年没有人提起这件事了。






02.


  大漠里有无数座彼此独立的孤城,但只有这一座掌控着向中原的官道,平日里这城总是大开着门迎八方来者,十八条大道皆用于互市,这儿能用北方的骏马易到中原的紫砂陶,胡商总讲究个噱头,戴着貂皮帽的侏儒投壶、爬布、弄丸、跳剑,甚至吞刀吐火。


  这座城立在去中原的必经之路上,平日里除了商人能进,自然也会混进了一些心怀鬼胎的人,但没有人敢在这座城里造次。


  因为它是喻文州的城。


  因为喻文州身旁有黄少天。


  这世道上以身修剑的剑客着实不少,那东西是杀戮之兵,修到极致时,一剑好斩落红尘日月,天外剑仙是街头孩提们阔论不歇的谈资,但细数古今,能以剑破境的人,一个巴掌便能数过来。


  黄少天便是其中之一,他是剑客,修的却不是剑术,而是入世的修罗道,他的剑不存在于氏族剑谱上,而是散落在十丈软红里,不似谪仙人,清冷冷的剑光反而带着烟火气。


  这天下谁不知道喻文州与黄少天曾在同一师门下修行,前者学的是佛门慈悲道,后者修的是入世修罗剑。


  在漫长的少年时代里,喻文州膝上总摊着一本经书,黄少天拎着把菜刀漫山遍野地跑,揪着山鸡的尾巴,肩上挂了一串大肥鲤鱼往后山蹿,他们学艺之地是佛家清净处,后山的野道上小沙弥提着戒律杖撵着黄少天让他放下手中扑腾着的鲤鱼山鸡,前面宝殿里喻文州眼观鼻鼻观心地打坐与方丈讲师坐坛论经,眼角余光透过微开的窗,看到后山腾腾升起的一缕烟,再收回目光时,眼底多了点笑意。


  最好的年华里遇上最好的人,总是不必赘言的。而后喻文州策马回了西北孤城,接了老城主传下的位,黄少天弃了师门为他配的名剑,只去山下铁匠铺里买了把锈剑,一路寻去。


  他这锈剑不同于师门久负盛名的神兵利器,钝得连柴都劈不起,要想磨去锈色,重开锋刃,靠的全是自己炼出的一手剑气,这西北孤城好归好,可他抱着剑往城头一卧,满城鸦雀无声,十里内昏天黑地星斗黯光,别说磨剑修术了,连砍只狼都做不到。


  黄少天买了一只切成片的烤黄羊腿,叼着油纸包去找喻文州,他信任那人,总觉得他会有办法。喻文州彼时正在磨墨批文书,将纸往后一抽免得沾上面前剑客的唾沫星子,挑了挑眉道,“那,你去中原碰碰运气?”


  黄少天失笑,“我要是走了,你守不住这座城,我回来没有酒喝没有羊腿啃,岂不是亏了?”


  喻文州竟是认真地停下笔想了想,手中墨砚一搁,淡淡道,“不会有那一天。”他有这座城,有城里的人,有守城的兵卒与矛戈枪戟,自身亦有大神通,说什么都走不到那一步。


  “不信不信。”黄少天摇着头道,“你这慈悲道修的,心都软成豆腐渣了,到最后连山鸡都不让我逮了,为培养我的好脾气还给我塞了一窝小鸡崽养,那绒毛掉得我三个月都在打喷嚏——就这样的你,守城无碍,杀敌不行,只要没斩草除根,就都有卷土重来的危险。”


  他擦了擦油腻腻的指,纠结了一息后仍是用食指关节扣在了地图上,“你别以为我不知道,我可都听人说了,有人盯着这座城看吧?是什么人,是西域的?异教的?还是对中原皇室看不顺眼想剁之而后快的?”


  喻文州倒转毛笔,在他手背上敲了一下,语气无可奈何,“你担心这么久的事干什么?”他笔杆一推,将黄少天的指节推到了中原腹地,悠悠道,“这里才是你要看的地方,整个中原,都是你的试剑石。”


  “那你如果有事,务必守住一年,一年后不管这剑上锈除还是未除,我都会回来。”黄少天难得被他正面噎了回去,粗声粗气地回,提了那把锈剑牵着瘦马向城外走。


  不知是出自身为剑客的直觉,还是他真的嗅到了什么,黄少天去往中原的次月,伺探在孤城旁的铁骑轰然而动,那些居住在石窟中的异族人随狼而居,住在大漠深处的石窟里,素来神出鬼没,藏着不足为外人道的隐秘心思。


  狼本群聚,此时倾巢而出,直扑把守着中原官道的孤城,腥臭的涎水打湿了城楼底下那片黄沙,脸上纹着紫黑色藤萝花的男男女女们乘灰狼负毒箭,中者疮口流脓生疮,药石难医。


  喻文州立在城头向下望去,为首一人肤色黝黑,长辫在脑后编作一股,他一手将受伤死战的副将往后一推,淡淡问那外域之人,“你们为何而来?”


  回应他的是一阵箭雨,喻文州合上双眼,幽幽地叹气,年轻的城主立在城头流矢之中,四面八方滚滚涌来的箭枝却擦着他身周二尺而过,在空中化成一团团灰色齑粉,他抬袖一挥,动作轻得像推开一蓬缠绵的云。


  但他手上的“云”可一点都不轻,他挥袖出掌,一手拎起倚靠在城楼边的降魔杵,那东西原先是几人合抱,用于扫落踩着云梯上来的敌人,此时这清俊温雅的贵公子单手一提,如挥铁笔,如掸蓑衣,轻轻巧巧向下一抛。


  世人总道与他同出一师门的黄少天剑术精妙绝伦,是能搅动人间风云的一柄利刃,却不知这平时膝上横放经书的青年道法更为精妙——大慈悲之心不像修罗道,以除魔诛邪为己任,大成后一心能容天地,饮河汉餐日月,何况一小小降魔杵?


  降魔杵破空而去,在空中发出“呜”地一声,砸落在为首头狼身前三寸之处,溅起细碎的黄沙与烟尘,惊得狼群都向后退了一步。城楼上喻文州倒持一把铁胎弓,笑着向下扫了一眼,“愿说了吗?”


  为首一排身骨强健的狼左右对视一眼,喉间发出低沉吼声,瞎了一只眼的头狼座上,束发的男人咧嘴一笑,血红舌尖舔过泛黄的犬牙,手中弯刀嗡然响动。


  “进中原,杀佛。”


  “我不想杀人,但我也不想看这座城的军士继续死伤。”高楼之上,年轻的城主扶楼而立,轻轻放下手中铁胎弓,他揉了揉眉心,伸手一指落在黄沙中砸出深坑的那柄降魔杵,淡淡道,“所以,你们能否暂且退回去?”


  “你们还需要佛来教育你们慈悲吗?”那人似乎很久没有说话了,咬字不甚清晰,每个字都极为生硬地在口中嚼了一遍,说了一长串话,听得磕磕绊绊,“别说是佛了,你们连人都记不住,狼神看到你们中原人杀戮手足,残害至亲,纵是降罪百万次都不足以平息。”


  这听上去很对,百年来中原地区战乱频起,乱世里什么事都稀松平常,灾荒中易子而食,每一丛蓬蒿里都藏着一堆白骨。战火烧得烈,活着的时间就变得未知起来,人们似乎真的没有时间点上香火供奉海灯,喻文州师门所在的那座庙宇是天下佛门之首,可在他少年学道法的岁月里,宝殿里也常年清清冷冷,香客寥寥无几。


  “我虽然很想承认你所说的一切……”喻文州手指一点点摩挲过铁胎弓,在他回城的这段时间里,除了黄少天以外,没有人能揣测他的心思,“但这都是胡扯,我不接受这种胡说八道。”


  他拉满那铁胎弓,未搭上箭,指尖拂过弓弦,铮然一响,亦摩擦出了金铁之声,向下一松手,无形气劲脱手而出,最前排正仰天啸着的独眼头狼脊骨发出咔咔一声,背上毛皮从中崩裂开,鲜血泉般汩汩涌出。


  “我从父亲手中接过这座城还没有多久,天命难捉摸,人心更叵测,我看不清楚未来。”喻文州垂下眼,他语声轻轻,但毕竟大慈悲道功力在那,每一个字都像平地迸出的旱雷,轰隆隆震得群狼脚爪旁的黄沙都在簌簌发抖。


  “你说的有理,我也想过这种事,我有个故人,修的是杀人剑,我持的是除孽刀,本来似乎不该在一起,这事就像学了慈悲大道的人却要做个杀伐果断的城主一样,是很荒谬的。”青年轻声道,“但我总想向你证明,‘世人擅长忘记’这种言辞是错的。”


  黄少天曾笑他身怀屠龙术,心若豆腐脑,现在想来,那人看得倒是比负有智名的自己透彻多了。喻文州的道修到最后,对敌对友对苍生都是一副面孔,也只有遇上黄少天时才改了神色,变得无可奈何。


  黄少天在哪?他正卧在云梦泽正中一叶舟里喝酒,怀中长剑褪了鞘,随意横在膝上,坑坑洼洼的暗红色铁锈仍布满了大半剑身,唯锋刃与剑尖露出了一点银光——他这修剑法与旁人相差甚远,江湖天下都拿来试剑磨刀,平日拔剑只为擦拭,不为对敌,含着剑身中凝炼出的剑气不发,久了自然能由内而外撞开那点锈色。


  他是个不用剑的剑客——云梦泽上舟子们都这么称呼他,腰上那柄剑就像是装饰,腰带就是交缠在一起的破布条,可靴子却是西域那的好货,火烧不坏水浸不烂,一时也分不清楚这人是金贵的公子哥还是讨饭的落魄游侠,索性就不去管霸占了一条空船的他,更不信他是个剑仙样的风流人物。


  直到黄少天来云梦泽第三天,正逢满月,他坐于舟头晃荡着腿,暗沉沉生了锈的长剑被他搁在一旁,他伸手一晃,骈指向泽上一点。云梦本不聚云,但他一点之下就像拢来了一阵罡风,泽上荡起了半人高的巨浪,黄少天伸足点了点座下一芥小舟,飘飘摇摇靠近了那道浪,不知从何处摸出了个小木桶,对着几乎遮天蔽日的猛浪随意一捞。


  他低下头,借着月光去数小木桶里的鱼,半响后打了个响指,泽上风浪逐渐散去,他盘腿坐在乌篷边,挑挑拣拣抓起了一条最肥的鲈鱼,将桶里剩下的虾蟹鱼虫倒回湖中,嘴里还念念叨叨的,“我杀生是为了自己生,就算你在我也会这么做的,鲈鱼就着湖水清蒸最好吃。”


  月光里拎着鱼的少年周身却连半点水都没沾上,湖畔舟子们撑着篙目瞪口呆地看着,打那之后就再也不敢说这人是个招摇撞骗的江湖混子,默许了他继续乘着脚下这叶舟,飘飘荡荡地不知要去哪里。


  那日异族携狼直扑孤城而来,黄少天正蹲在小舟上架火蒸螃蟹。他的一口牙在西域的滚滚风沙里啃了许久的黄羊,这时节螃蟹不肥,他却馋得要命,小火焰在锅下一点点舔着,锅里水不见半点沸腾的迹象,黄少天没来由地心头一紧,索性拽了一条蟹腿在粗瓷盘子上比划了两下。


  片刻后他扔掉手上的占卜工具,对着明媚的晴空翻了个白眼,手却按在了剑柄之上,“我说你心若豆腐脑,你还真就手软了。”


  他话说得太有余地了,什么死守住一年,这世界上只怕根本没有能攻破喻文州城池的人,也没有长到需要他黄少天走个半年一年的迢递长路。他来时在路边棚下随便捡了一匹病马,瘦骨嶙峋却是灵性十足,乘着它晃悠晃悠走了老远,此时回首一剑西去,也不过眨眨眼就到了。


  但再快的剑也有守不住的东西,他抱着那柄锈剑吊儿郎当地晃进了城里,却发觉周围的人都盯着他不放,街角的铁匠锤子悬在空中半天都没劈下来。黄少天眉毛一跳,顺着周围人的目光左右一探,一眼便望到墙角那道古怪的碑。


  那道碑立于城楼之下,漆黑一片的碑身什么都映不出来,地上有个隆起的土包。黄少天转身侧目,四下一扫,被他目光扫到的人都纷纷遮着剑离开,坐在街边牛肉面摊上的客人扔了银钱正准备拔腿跑开,少年剑客伸出手去,一把揪住了那人后颈衣服。


  他也不问话,拖着随手抓住的吃面人往石碑下扯,那个被他一把揪住的人抖如筛糠,他站在碑前,一手扶上那碑面,阴恻恻地咬着牙,“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算出了异族来攻,算出了群狼来犯,算出了喻文州立于城头,凭空响了一道降魔金刚咒,能扫十方天地,可荡乾坤妖魔,可没推出这碑是怎么回事。


  黄少天皱了皱眉,索性推开了随手揪来的那人,蹲在碑前凑上去瞧了瞧,忽地转过身去,他原先抱着的那柄锈剑就像个不起眼的铁块,此时嗡然长鸣一声,脱了点锈的剑锋自鞘中脱出,冲天而起,划出一道弧,一记横劈落在了城头正中的台上。


  门楼下少年剑客似乎动了真火,锈剑薄刃硬生生把砖石斫出了火花,他冷冷抬起头,对着城楼上那些士兵道,“他突然想疯一场,你们也就真的陪他疯?”


  他站在碑前,只片刻就将整件事感受了一遍——脚下这一方土里的棺中封着闭关的喻文州,活着倒还是活着——他们俩修的术从道理上来说都可以辟谷借灵力而生,也只有黄少天贪着口腹之欲,还讲究吃得精细喝得爽快,喻文州从不在意这些事。


  喻文州心软他理解,修的那大慈悲道到最后,最大的心魔是自己,他看过无数话本,就等着帮喻文州渡劫破心魔。


  所以他黄少天能懂为什么喻文州会倚着城头,抛出那把迅疾如乍惊雷霆的降魔杵,却不伤到任何一人一兽,被逼无奈后才放箭射杀了头狼。


  但怎么回事?他怎么忽然就把自己活埋了?喻文州是不是疯了?黄少天晃了晃脑袋,一扬手腕,他那把剑“呜”地破空飞回,落进他掌心,他拎着剑对石碑比划了半天,最终颓然收剑回鞘,金铁交击只回转成悠长龙吟,宛若一声叹息。


  被他随手抓住的那吃面客人整了整衣衫,壮着胆子上来,一字一字咬得清楚,“您是喻城主的故交?”


  黄少天正沉浸在剑钝无力劈开石碑把喻文州硬挖出来的恼恨里,闻言眼都不抬,从鼻间哼了一声,忽然想起什么,身形一晃上前拉过那人衣领,“他说了什么?”


  “城主说……”那人猝不及防被他揪得舌头都吐了出来,黄少天手下一松,吃面客咳嗽了两声,哑着嗓道,“他想证明‘道’不会因一人离去、世道大乱而消失。”


  “所以呢?”


  “城主说他闭关碑下十八载,十八载后,若有人记得他的道,这碑自然会裂开。”


  黄少天瞟了一眼那方黑色碑,双眼微微眯起,半响后又走到了石碑前,抬起脚想给那土包来一下,想了想还是放弃了。他看了看手上剑,伸手拍了拍那石碑,“我不懂你为什么要这样,不过我活得很久,就等等你罢。”


  他嘴上说着不懂,但多多少少还是懂了点什么。


  像喻文州这样的人,修至大道,天生慧根,总有些事是看不透的,但他太过聪明,看不透也无人能诉,只默默放在心里。每一样武学到最高深时总有个劫数,渡过了是武道大成,渡不过不啻于刀斧加身。


  他曾经怀疑喻文州这慈悲道,名字叫“慈悲”,最后大成时会不会是要他杀鸡剖鱼宰羊好除心魔,现在看来却没这么简单,聪明人总要有个聪明的方式渡劫数,就像他喻文州——劫起于清淡一问。


  问问自己,世间大道可在,人们可曾会因享了清平之乐而忘记佛,忘记道,忘记他们曾低首膜拜的信仰,甚至忘记城主之座上,将每个日夜都献于这座城市的喻氏城主们?


  “你还有我呢不是么。”黄少天按了按长剑,对着那碑道,“我攒满一道剑气需要六年,你躺个十八年,如果这座城真的能记得你,那你自然是能出来,如果这座城不记得你,那我……”


  他闭了闭眼,反手在黑石碑上叩了叩,轻声道,“那你别怪我硬劈开这东西,把你惊出来,扰了你渡劫破关的脚步。”






03.


  茶摊上老人又给自己斟了碗茶,这个故事太长了,截去细枝末节却还是说不完。一边坐着的锦袍小少年抬头望了望微微泛起鱼肚白的天空,轻声道,“他会来吗,已经十八年了。”


  “你到底是谁?”打更老人拿起了插在腰侧的水烟竿,揉碎一撮烟草,塞进水烟竿里,还在桌上敲了敲,慢声道,“你这年纪,不该接触这些东西。”


  “所以……这座城果然已经忘了他们的城主了吗?”小少年没有回答,抱着他面前的冷茶牛饮了一口,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压住内心的愤慨。


  “城主在异族携狼攻城时,已经将这座城的归宿安排好了……”老人在说起这段话时也忍不住带了点感慨,“这座城已经十八年没有城主了,对于那些做生意讨生活的人来说,安逸的日子过了太久,总会让他们忘记是谁给予的。”


  “那他……岂不是出不来了?”少年拍着桌子跳了起来,“这座城怎么能忘记他?”


  “你是谁?”老人抽着水烟,盯着少年笑,也不知是嘲讽还是探究,忽然他像是想起了什么,坐直了身子,“你是那个卢家小少爷?”


  “我是。”小少年一把扯下锦袍旁束着的玉佩,“啪”地拍在了桌上,眉眼里俱是焦急,“黄少天可没了剑气,劈不开石碑,这城要是不记得他了,他真就出不来了?”


  打更人没有回话,只长长叹了口气。


  城里的人们似乎已经忘记了当年有个城主,黄少天这把剑在尘世里磨得愈发锋利,十八年不出剑,只骈双指为刃,一柄锈剑从斑驳炼到雪亮,大有大不了劈开石碑强行拉出那人的趋势。可总有些人不愿意看到喻文州破关出来,世人忘了他,黄少天还记得他,可若黄少天没了这千锤百炼的三道剑气,剑术再高也劈不开这特意设下的黑碑。


  这十八年来,异族居于塞外,为孤城武力震慑,但要化整为零令人悄悄潜入中原可不是什么难事,要逼黄少天出剑更不是什么难事。


  十八年攒下的三道剑气,第一道挥向了夜空中的一道流火。帝都镇国重寺里有参天古木,历来为信徒所参拜,枝叶茂盛,一路延伸到了墙外,三个月前却不知怎么的着了火。黄少天正坐在镇国寺后山宝塔飞檐上喝酒,顺手提起手中剑,百忙中只来得及咬着酒葫芦抽剑出鞘,向半空中一撩,搅碎了着火的枝叶,再带起一阵风卷着火与枯叶向护城河里扑去。


  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把辛辛苦苦攒了这么多年的剑气就这么撒糖豆一样发了出去,只有黄少天自己知道,如果被喻文州知道自己眼睁睁地看着帝都人拜了百年的神树当着面被焚毁,而自己能救不想救,恐怕会被凝视至死。


  与光用于驱散流火的第一剑不一样,他出的第二剑是实实在在落到了别人身上。约莫半月前,黄少天骑着他那匹瘦马从东海之滨启程向孤城赶去,在南方撞上了挟着世家小公子的一帮匪徒,他座下瘦马停了脚步,慢悠悠地停在路边吃草,黄少天坐在不远处一方长草中的岩石上,左右想了想,还是出了第二剑。


  一剑出,方圆三丈内所有长草都被荡平了,他第二道剑气比第一道更利,卷起的每一片叶一根草都是锋利的刃口。


  他出手救了被挟持的小少年,这就够了,至于他救的是谁,南方巨贾卢家为什么要对他千恩万谢,他并不在意,更不会收下别人的谢礼——因为喻文州也会这么做。


  但卢家这小少爷却卯足了劲要跟来看看,看看那眼睛不眨便能为信仰和生命挥出两道珍贵剑气的黄少天,最后到底能不能劈开碑。卢家有中原最好的几匹名马,小少年乘了它一路奔驰来孤城,比坐着瘦马颠颠倒倒的黄少天来得更快。


  可当他坐在茶摊边听完这个故事后,却发自肺腑地担忧那剑客能不能劈开石碑将那人从死关中拉出,这石碑材质,纵是识宝无数的他也分辨不出来,而黄少天手上仅剩一剑。他亲眼见过那道剑气,却仍然满腹忧愁,更想站上城中最高的楼问问城里的人,你们是不是忘了一个人。


  他们不知不觉坐了一宿。天光乍破,城门洞开,从门里走进了一个人。


  他披了身蓑衣,戴了斗笠,手中牵着那匹瘦马,清清冷冷抬步走进这座城,腰上还悬了个酒葫芦,可手上却没了剑。


  一个剑客,按理说至死都不肯放下手中的剑,可他为何手中无剑,更何况他放下的是藏着十八年积蓄剑气的长剑,一路行来就是为了用这剑劈开石碑,拖那仓促入关的喻文州出来。


  他遇到了什么?是比不过的宿敌,还是殃及无数的灾难?


  卢瀚文张着嘴,半响都不知说些什么好,只好向那打更老者看去,后者讲了一宿的故事,此时眉眼里俱是疲倦,对他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进了城的黄少天松开了手中缰绳,在那匹瘦马脊背上拍了拍,独自拎着那壶酒,晃晃悠悠地走到了石碑前,伸手去碰那方黑石,普通的长剑斫不动那黑色硬石,可风沙与岁月都可以,石碑上坑坑洼洼,到处都是凌乱的痕迹。


  他双眼还是这么亮,伸手拍了拍那石碑,轻声道,“我可能劈不开这东西了。”


  他说着话,一边去解腰间的酒葫芦,嘴上仍是不停,“前些天我路过个小镇,你应该还记得,就是咱们学艺的那座山脚下那一个,镇上最高的酒楼里的酒酿圆子还是那么好吃,但我走到楼下,后厨不知怎么的起火了,直烧到顶层。”


  黄少天顿了顿,叹息道,“真是险,普通的剑救不了从中被烧成两半眼看着就要坍塌的酒楼,这要是砸下来,咱们一起走过的那条街就废了,所以我这最后一剑就用上了,我想你应该是不会在意的,我老说你豆腐心,可到头来我这修罗道也不像修罗道了,第一剑是信,第二剑是命,第三剑是为忆,等你出来后八成又要在心里笑我了。”


  茶摊上卢瀚文几乎是蹦着蹿出来的——黄少天积了十几年的剑气,就这么在短短时间里挥霍出去了?打更的老人放下装着陈茶的碗,叹道,“果然是越临近喻文州破关的时间,黄少天就越是心软。”


  那厢黄少天旋开酒葫芦,晃了晃,竟是在碑前坐了下来,还在絮絮叨叨,“这座城里小兔崽子们都没良心,也只有你这样的人才会在闭个关与天下豪赌之前还会安排好一切。”他眨了眨眼,声调都低了下去,“可你安排得太好,就像这座城有没有你都一个样,他们不是我,他们会忘了你啊。”


  他翻转了手腕,一壶酒就要浇上石碑。


  他已经悲伤不起来了,这十八载江湖飘荡里,他看过海灯前虔诚抄经的老妇人,看过招摇撞骗的僧侣。道这种东西,信与不信,本身差不了太多,但心里有没有还是有区别的,正如会对敌人心软的喻文州,正如在别人眼中不可思议的那三剑。


  但他这壶酒最终没有浇出去。


  有人伸手过来扶住了他的腕。


  石碑旁站了个白衣年轻人,轻袍缓带,眉眼隽秀,一手托着黄少天的手腕,从他手中捞过那酒葫芦,在耳旁摇了两下,想要说些什么,但目光一转,还是笑了出来,“你带来这好酒,一个人私吞可不行。”


  茶摊边卢瀚文要跳起来蹿出去的身形猛地一僵,小少年回过头来,看着那打更老者,“这座城不是已经将喻文州忘了吗?”


  老者颤巍巍拿起桌上的铜锣,向大道上走去,“或许吧。”


  过去十几年里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但又偏巧就发生了些什么。


  从中原赶来的客商风尘仆仆地进了城,将从中原带来的最好的紫竹兔毫埋在了碑前,城里酿酒的老匠人每隔三月提着陈年好酒来浇上一盅,能在骆驼背上作胡旋舞的胡姬进城出城跳的是怀念,夕阳泛黄的霞光中,一曲筚篥奏予黑石碑听。


  其实从未有人忘过那立于城头、一笔能定下孤城命运的小城主,当他得窥大道,与天下为赌,埋碑闭死关时,一座城的人们彼此心照不宣,不约而同地在过去十八年做了同样的事。


  道是一种不应该寄托在口舌言辞上的东西,会有人忘了是谁亲手造的朗朗乾坤,会有人忘了这万家喜乐清平人间是谁托起担起,但多数人不会忘,在旁人眼里,众生熙熙攘攘庸庸碌碌如蝼蚁如草芥,忙得连停下怀念回忆的时间都没有。


  但只有他们知道,有些东西,日月更迭,潮涨潮落,都是磨不灭摧不垮的。


  不要说十八年了,一辈子都不会忘。

评论(1)

热度(496)